lalalale

断情断念断浮生。

【金凯】候鸟归

☆一个局部,没有正文。
☆跟上篇嘉瑞嘉有一丝丝联系。

也不知道你懂不懂。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孩子。我叛逆,不听话。当然是受家庭环境影响喽。

我爸妈是重组家庭,我有个哥,不是亲的。你都认识,就鬼狐,一天老是神叨叨的那个白毛。我俩小时候老是打,性格各种不和。大概我这吃不了亏的性格就是那时候形成的吧。小时候没啥说的,我们说说别的。

比方说,就金吧。那个傻小子。金是我高一同学。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小子。我当时吧,最喜欢去逗他——我真是,没见过这么傻得可以的人。

俗话说得好,同桌,是孕育情侣的温床。
他是我高一一年的同桌。厉害不?其实整个高中我们都在一个班。他有个姐姐叫秋,我们学校的大学霸,次次第一的传奇。是我们上一届的。但是他弟不一样。他弟金,是学渣的化身,狗屎运的载体。他猜的题,十有八九就是考试题,老师都服他。

金的幼驯染——青梅竹马是形容男女的好不?叫格瑞,冰块脸,长得帅成绩好,妈的还会打篮球。

他俩天天一起上学放学,我一直觉得他俩关系不对了好久。现在嘛,你懂我懂,不说了。

我跟金关系吧,转折在高二暑假。我跟鬼狐吵架了。

原因还不就是那么几点小事罢了,但我就是一下子想不开啊,外面下着雨,我没拿伞,直接摔门就走。鬼狐没拦我,我也知道他根本不会阻止我。

我也不知道去哪,就淋着雨瞎走,之后在白水桥墙给金打了个电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打给他,似乎当时心里只能想到他了。

我的同桌,我天天欺负的人。

他接了电话,我说,我在白水桥,金你来我想你了,然后就挂了。我就站在桥上淋雨。我也没期待他来,这么大的雨,他傻啊我叫他他就来。

可是我忘了,他真傻。

结果,结果他真来了。冒着雨,打着伞跑过来找我。他家境不好,打不起车,只能跑着来,他还给我带了把伞,装了他姐姐的一件衣服,一条长毛巾——还是新的。

我说,你傻啊我让你来你就来。雨这么大你看不见啊。

他跟我说,因为是凯莉叫的我啊我肯定要来。你是我…朋友啊。

这傻小子。要是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这么傻,我都有点喜欢他了。当然那时候我没听懂他停顿的含义。

我抱着他,想哭又不想的。我对他到底算什么呢?

然后就是我十八时候——就刚刚高考完。傻小子金跟我表白了。

就是恶俗小说里常见的喊楼。金他五音不全你知道吗,我高二时候有幸听过,诶呦当时听的雷狮可乐喷了一脸,然后安迷修就跟他擦,边擦边骂雷狮。那对死基佬总是能在微妙的地方诡异的秀恩爱,居然还没有自知!太过分了!

好了好了,我们说正事。就是金喊楼是吧,他五音不全,那天是我听的他唱的最好的一次,虽然雷狮说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金就是学狗叫都好听。

听说他缠着雷狮让他教了自己一个月,我挺好奇他居然能把雷狮缠下来。虽然最后跟雷狮那种音乐生没法比。

他在楼下,背对着太阳,笑的比太阳还灿烂,他问我,凯莉,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也是奇怪,我平日里最讨厌这种行为,这种类似感情绑架的事。但是我哭了。不是太阳晃得。是爱吧。

我想我真的是折在这小傻子手里了。

哇,当时真的是…我好多年没在那么多人面前,哭的跟个傻逼似的。我们家当时是老式小区,住的好多老太太啥的——嘉德罗斯当时在我家蹭吃蹭喝,他说全楼的人都看着。真是丢人。

我从楼上冲下去,没洗头没化妆,穿着土的不得了的睡衣,几乎是跳着过去搂住金的。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才不管他们支不支持呢。凯莉小姐,开心就好。

这个傻小子,手里头全是汗,抖得跟个筛子似的。他给我了个银镯子——就是我手上这个。不太值钱,就几百的样子,但他穷啊,谁知道他攒了多久。

这镯子是我的宝贝哩,平日我是不带的,舍不得。今天特殊,我跟他订婚了。

我,要嫁给他了。

谁反对都不管用。

我爱他,永远。


end

这是我一篇1W完整的金凯文的一部分。去年啥时候给朋友的点文,后来出了点问题,就存在大号里设置的设置的仅自己可见。大号荒废了好久,今天上去翻到了这个,就截了一部分,放出来给大家乐呵乐呵。没人看没无所谓咯,权当自娱自乐。
没了,就这样。
感谢阅读XD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