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茶

混乱中立。啥都吃。
随便叫个什么茶就好。
热爱地理无法自拔。

一百零一次约会

我约了他九十九次,他一次都没来。
我跟他殊途不同归。我要跟他纠缠不休。
————————————————

安迷修是我高中同学。我跟他谈不拢,天天吵,打。
他看不惯我随性,我瞧不起他的骑士道——他其实是个极其傲慢的人,他保护弱者,呵,他怎么知道人家是不是弱者,可笑。愚蠢。多事。
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他,但我其实不恨他。
他是美术生,天天揣着美工刀,一把不够,还带两把。不知道是他自己还是谁,给他们取了名字,黄的热流,蓝的冷流。
傻逼吧?
我跟他打篮球时候认识的。他比我大一届,就是他高一时候的什么…联谊赛?打的还可以他,就是他没我高,还没有180,我笑了他好多年,可他就是不长了。
他说我是恶党,也就是他能想出这种名字。
我开始天天骚扰他,目的单纯,就是他眼睛绿的真好看。什么时候变质的我也不清楚,也许是最开始约他的时候吧。

我从他高一下半年开始约他。第一次时候,喝了几罐啤酒,有点晕,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他了。抓着凯莉袖子,说,我想安迷修了。
想就去找他啊,多大事。凯莉都没看我,盯着她新做的指甲。
之后,我脑子一热拎着吉他就往他家去。他跟他师父住在画室里,我去的时候灯都熄了。然后我就唱,唱的民谣,半夜硬是把他吵出来了。
他穿着印了小马的睡衣,红着眼睛出来轰我。
结果我们打了一架,吉他也算是废了。我倒在他家画室门口,大喊他,喂,双剑安迷修。你要不要跟我约会?
我看着他脸烧起来,别过头不理我,转身就走。
我说,安迷修,你怕是想多了吧。约会多么又红又专的词语啊,我就跟你沟通一下咱的革命友谊而已。
他还是走了,留下一个一点都不帅气的背影。

结果有些失败的,他没来。我雷狮这辈子第一次喊楼失败了。

以后再约他,就是纯粹的好胜心。凯莉第二天知道我吃瘪了,锤着桌子狂笑,那时候她还是我同桌,我们班的混世魔王之一。
她笑够了,说,你说我要是把这个卖给校报能赚多少?还喊楼?土气死了。(不过最后她还是被她看不上眼的喊楼拿下了。)
我说你傻了吧,校报里是地中海(我校长)的眼线,谁敢要。别是题做多了学傻了。
她忽然正经起来,说,对的。那要是我约他的话,他说不定一次就出来了,雷狮你信不信?
我敲她的头,说,你等着,我早晚把他约出来。
她说她拭目以待。
然后我就开始了两年多的约会大作战。

其实我算是跟安迷修一起出去过。是去看电影,凯莉选的片子《匆匆那年》。
安迷修是被凯莉约出来的,当然我也是。他站在影院门口,挺拔的像棵小松树。小松树看到是我,一脸的嫌弃,说,凯莉没说你回来。
凯莉笑着坐在安迷修后面的沙发上招呼我们,说来都来了不如看看吧,票都买了是不是……
凯莉他哥鬼狐给买的票,进场前见过一面,白头发,头发炸炸得跟长了狐狸耳朵似的。凯莉跟他说了几句,差点吵起来,有点不高兴地拉着我们进场。
凯莉大佬好心机。
我跟安迷修挨着,她一个人坐到了角落里,偷偷告诉我,要我把握时机,一举拿下。
把握个屁!看了不到十分钟安迷修就睡着了,头枕在我肩膀上。他睫毛长,睡着了还是挺可爱的。可惜我雷日天不是言情剧男主角,会让他枕着好好睡。我把肩膀一扯,安迷修长着复杂五官具有朴素智商的头忽然失去平衡,险些磕在我专门抬高的扶手上。太可惜了。
我看着他一哆嗦,忍不住想大笑。
安迷修怒不可遏,抓起我手腕就拧,可我能就这么看着吗?我也反击他,一场电影我们打了半场。幸好坐的偏人少,不然绝对会被投诉。

最后二十分钟打累了,我决定骚扰凯莉。
凯莉你可以嘛。我给她发消息。
「低调。社会你凯姐,人狠话不多。」呵呵,秒回。看来你也没看。
你这么厉害怎么还是没有拿下金啊?
「我跟你不一样。喜欢呗,那舍得撩啊。」
呵呵。
「我跟安迷修发了悄悄话,我说我喜欢他。你猜他咋回我的?」
我不猜。爱说啥说啥。
「他说他心里有人了。你觉得是谁?」
我不觉得。你挑的什么烂片。
「不不不。烂片没有看的欲望,适合你们这些…人看!爸爸是不是很贴心?」
……

出来后凯莉又问我,你知道安迷修心里的人是谁吗。
谁知道。爱是谁是谁。我说。
我心里到底有没有期待我也不清楚。

到后来,旁人都觉得我俩在一起了。
记着是高二快寒假时候,凯莉不知道怎么叫了一票人到教学楼天台上。一人发一罐可乐,轮流唱歌。安迷修居然也在。那时候他高三了。
我问他,你不是集训去了吗?
他说,我去集训又不是死了,怎么就不能回来?
我俩一直吵,他们也就唱着他们的不理我们,当然没有金那小傻逼我俩能往天亮吵。
金被怂恿的唱了首董小姐,全程盯着凯莉唱。
形容一下呢,就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有的,当然是被难听的。我坐安迷修边上,一听可乐,半瓶我身上,半瓶他身上。
他也就炸了,问我是不是故意的,他新衣服才穿了一下午不到。
然后就掏出卫生纸就给我擦,边擦边骂。我跟他近的可以看到他的睫毛像翅膀一样扑闪。
时隔多年,我让在想,他是不是脸红了呢?都怪光太暗了,看不清楚。
凯莉在边上笑容可掬。
回去时候,凯莉问我,你跟骑士先生好上了?
我说没啊,你别乱说,找你家小傻逼去。
她就笑,说,没意思他一身可乐不先给自己擦给你擦?你自己想想吧。就你这直男思维哟~

一波三折,内涵丰富。说完就去搂在金身上,沾沾呼呼的小情侣,搂着不放手。

真好。我听见安迷修说。

你也想?那爸爸就勉强借你搂搂好了。可怜啊,安迷修骑士身边连蚊子都是公的。我笑他。
他伸手要打我,我没躲。
他衣服上还有可乐印,晚风吹起他的碎发,灯光照下来我竟觉得好看。
怕是被风吹傻了吧。我想。

高中时候最后一次约他是他高考后一天晚上。
那是我第一百次约他,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地走了,但我想他会来。也不知道为什么。
结果,他真的来了——
我看着他向我走来,一步又一步地。
我才发现,我不知道我要约他干什么。我握着玫瑰花不知所措。安迷修知道了一定会笑话我。他一定会说,雷狮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怂了?
我才发现,我居然这么了解他。
那次看电影,凯莉说他心里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谁知道。
老子不在乎。是我就算了,不是,我就把那个人轰出来。
我看着他犹豫不前,看他耳尖微红,看他欲言又止。
看他在我七米之外停住,皱着眉说,你有事吗?
我忽然把玫瑰花一扔,跑过去抱着他,说

记得咱们看的那个青春片吗?按照一般思路,一个合格的青春狗血剧,要有堕胎,要有三角恋。
可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你。
我其实是想跟你谈谈咱们的革命友谊的。现在我反悔了。
凯莉跟金都在一起了,那你愿意跟我谈恋爱吗?就现在。

我的骑士没有回答我。但我已经知道了结果。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凯莉以为我跟安迷修早就在一起了正如我以为凯莉跟金的关系可以演一处一般的狗血剧。
————
回忆到此为止,今天是我第一百零一次约会,对象还是安迷修。我知道他不回来,但我又知道,总有人会为我而来。



(假的)后记
我我我开学了。绝望。白嫖了好久,正剧是写不了了,写个假青春剧假装交党费?没人看就是我自娱自乐好了。
给自己一口毒奶,希望开学考能过。感谢阅读!!!








【金凯】候鸟归

☆一个局部,没有正文。
☆跟上篇嘉瑞嘉有一丝丝联系。

也不知道你懂不懂。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孩子。我叛逆,不听话。当然是受家庭环境影响喽。

我爸妈是重组家庭,我有个哥,不是亲的。你都认识,就鬼狐,一天老是神叨叨的那个白毛。我俩小时候老是打,性格各种不和。大概我这吃不了亏的性格就是那时候形成的吧。小时候没啥说的,我们说说别的。

比方说,就金吧。那个傻小子。金是我高一同学。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小子。我当时吧,最喜欢去逗他——我真是,没见过这么傻得可以的人。

俗话说得好,同桌,是孕育情侣的温床。
他是我高一一年的同桌。厉害不?其实整个高中我们都在一个班。他有个姐姐叫秋,我们学校的大学霸,次次第一的传奇。是我们上一届的。但是他弟不一样。他弟金,是学渣的化身,狗屎运的载体。他猜的题,十有八九就是考试题,老师都服他。

金的幼驯染——青梅竹马是形容男女的好不?叫格瑞,冰块脸,长得帅成绩好,妈的还会打篮球。

他俩天天一起上学放学,我一直觉得他俩关系不对了好久。现在嘛,你懂我懂,不说了。

我跟金关系吧,转折在高二暑假。我跟鬼狐吵架了。

原因还不就是那么几点小事罢了,但我就是一下子想不开啊,外面下着雨,我没拿伞,直接摔门就走。鬼狐没拦我,我也知道他根本不会阻止我。

我也不知道去哪,就淋着雨瞎走,之后在白水桥墙给金打了个电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打给他,似乎当时心里只能想到他了。

我的同桌,我天天欺负的人。

他接了电话,我说,我在白水桥,金你来我想你了,然后就挂了。我就站在桥上淋雨。我也没期待他来,这么大的雨,他傻啊我叫他他就来。

可是我忘了,他真傻。

结果,结果他真来了。冒着雨,打着伞跑过来找我。他家境不好,打不起车,只能跑着来,他还给我带了把伞,装了他姐姐的一件衣服,一条长毛巾——还是新的。

我说,你傻啊我让你来你就来。雨这么大你看不见啊。

他跟我说,因为是凯莉叫的我啊我肯定要来。你是我…朋友啊。

这傻小子。要是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这么傻,我都有点喜欢他了。当然那时候我没听懂他停顿的含义。

我抱着他,想哭又不想的。我对他到底算什么呢?

然后就是我十八时候——就刚刚高考完。傻小子金跟我表白了。

就是恶俗小说里常见的喊楼。金他五音不全你知道吗,我高二时候有幸听过,诶呦当时听的雷狮可乐喷了一脸,然后安迷修就跟他擦,边擦边骂雷狮。那对死基佬总是能在微妙的地方诡异的秀恩爱,居然还没有自知!太过分了!

好了好了,我们说正事。就是金喊楼是吧,他五音不全,那天是我听的他唱的最好的一次,虽然雷狮说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金就是学狗叫都好听。

听说他缠着雷狮让他教了自己一个月,我挺好奇他居然能把雷狮缠下来。虽然最后跟雷狮那种音乐生没法比。

他在楼下,背对着太阳,笑的比太阳还灿烂,他问我,凯莉,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也是奇怪,我平日里最讨厌这种行为,这种类似感情绑架的事。但是我哭了。不是太阳晃得。是爱吧。

我想我真的是折在这小傻子手里了。

哇,当时真的是…我好多年没在那么多人面前,哭的跟个傻逼似的。我们家当时是老式小区,住的好多老太太啥的——嘉德罗斯当时在我家蹭吃蹭喝,他说全楼的人都看着。真是丢人。

我从楼上冲下去,没洗头没化妆,穿着土的不得了的睡衣,几乎是跳着过去搂住金的。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才不管他们支不支持呢。凯莉小姐,开心就好。

这个傻小子,手里头全是汗,抖得跟个筛子似的。他给我了个银镯子——就是我手上这个。不太值钱,就几百的样子,但他穷啊,谁知道他攒了多久。

这镯子是我的宝贝哩,平日我是不带的,舍不得。今天特殊,我跟他订婚了。

我,要嫁给他了。

谁反对都不管用。

我爱他,永远。


end

这是我一篇1W完整的金凯文的一部分。去年啥时候给朋友的点文,后来出了点问题,就存在大号里设置的设置的仅自己可见。大号荒废了好久,今天上去翻到了这个,就截了一部分,放出来给大家乐呵乐呵。没人看没无所谓咯,权当自娱自乐。
没了,就这样。
感谢阅读XD

碎碎念

嗯…有时候吧,手滑点了小红心啥的挺常见的。
记得我第一次写文好像是aph米英还是啥的时候有人点了小红心高兴了好久,再看的时候其实是人家手滑罢了。还是有点难过的。希望落空吧。
可是我也是啊。我也是啊。不经意间手滑,然后取消。这背后可能是一个文手从开心到心碎的过程吧。以为收到了他人的称赞,结果只是一个错误罢了。